欢迎您来到河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,河南省希望工程办公室!
联系我们

电话: 0371——65902382 0371-65865190

捐款开户名:河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

开户银行: 工行郑州市行政区支行

账号: 1702029109049015219 (请在捐款时备注捐赠项目并留下联系方式)

地址: 郑州市金水区金水路17号中青大厦1712室
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心故事 >

一封希望工程资助大学生的爱心故事

来源:admin   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4-06-12 11:35

 
一封希望工程资助大学生的爱心故事

编者按:这是希望工程虹剑学友会的一名学生写来的信,记录了她经历的不幸和幸运,通过故事我们知道了什么叫人家的真爱和大爱,也认识了一个白手起家、不图名、不图利的河南人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记着好人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南开大学  李水玲

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窗外鸟鸣,阳光四射,一切感觉都是那么美好,直到那张透射片出来以后。
我是在听了海洋的建议后,下定决心到泰达医院去检查一下的。一周以来,胸总是感到闷得慌,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问题。乐乐陪我到了医院,排队、挂号、候诊,一切都是那么漫长,初步检查,医生断定呼吸道感染,随即说“你先去拍个胸片吧”,整个过程不到两分钟,医生们总是这么干练。
又是漫长的等待,终于轮到我拍片子。胸片五分钟就出来了,看着自己的肺部透射,右侧已明显白了一大半,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只是隐隐约约地感觉,貌似不寻常了。
站在诊室门口,前面有一位病人也刚拍了胸片,对照着他的那张,我终于发现自己的片子真的有点不正常了。心里有点儿忐忑不安,只听医生跟前面那位病人说,“你这没事,回家好好静养两天就好。”我将自己的胸片递给医生,手心全是汗,医生的声音敲醒了我,“你看看,这块已经全没了,正常情况下应该是两边一样黑,你这肺部有积水了,去胡家园医院检查一下是不是结核吧,另外要尽快住院治疗。”如晴天霹雳一般,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“医生,那我这个病是怎么引起的呢?”我紧张地问道。
“这个可能是结核杆菌感染,也可能是发炎引起。”依然是干练的回答。
“那我这病是不是很有可能是发炎引起的,因为我这几天长智齿,一直上火……”我极力回避着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“无论如何,你先去胡家园医院检查一下吧,是结核的话就在那儿治,不是的话再来我这儿。”
已经没有再问下去的必要了,乐乐陪我走出急诊室,又下了电梯,一路上,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学校的。泪水就那么肆意地流着,流着,尽管乐乐一直在旁边开导着我,“哎呀,没什么事儿,不管是什么疑难杂症,我都会在你身边的,有的时候医生总是说得很吓人,整得跟世界末日似的。”我只是一边流着泪,一边傻笑着,或许是对自己的嘲笑,“你不是总以为自己很乐观吗?”
回到学校,匆匆去食堂吃饭,当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米饭扒拉到嘴里然后又咽下的。回到寝室,乐乐和我上网一起查找医院的公交路线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查出怎么去医院了,而这时已经是中午12:30了。同学们都过来问是怎么回事,而我只是草草地说没什么大事,因为在没有弄清楚之前,我想还是不要太张扬。
坐了1个小时的车,又打听了半个小时,我们终于找到了那所医院。周围到处是工地,交通也很拥挤,尘土到处飞扬。依然是排队、挂号、候诊,医生斩钉截铁地说:“你这就是结核,去办住院手续吧。”原本心存的一点儿侥幸骤然间又破灭了。
“不是,医生,您就看了看片子,就说这是结核,或许是因为我这几天发炎引起的呢……”我仍旧希望有一点点回旋的余地。
“不用看,你这就是结核,去办住院手续吧。”
“医生,要是住院的话,大概得多长时间呢?”
“少说也得20天吧。”
“医生,容我再想想,来的时候没带那么多钱。”
“这该怎么办呢……”我焦急地问乐乐。
“是啊,到底来这儿住院还是到泰达医院去住院?”
“要不我们先回学校,问问袁老师吧,毕竟大人比较能拿定主意。”
于是,乐乐又陪我坐上了回学校的车。
回到学校,和袁老师说清了情况,又去咨询了一下泰达医院的医生,确认了泰达医院不接收我这类病人后,袁老师打来了电话,“水玲,你现在就收拾一下东西,去胡家园医院办住院手续吧,这样明天就可以开始治疗。”
匆匆地收拾了一番,又把银行卡里剩的2000多元钱全部取了出来,乐乐和邓全陪同着我又坐上了往医院去的503。一路上,邓全一直在问,“水玲,你还好吗?”
“嗯,我没事儿,放心吧。”一边回答着,又一边抹去脸上的泪,手还在不停地发着短信,交待着学校里的事情,包括社团里的琐事以及百项工程的后期工作。

到了医院,按照医院的程序,乐乐和邓全陪我办了住院手续,一次就要交3000元押金,无奈我先交了2000元,等第二天再补过来。
第二天,按照医生开的单据,我依次抽了血,做了心电图测试和B超检查。下午,经检查结果显示,我被确诊为患了结核性胸膜炎,需要接受20多天的住院治疗。当天,医生又为我做了胸穿刺,通过体内导管将胸腔积液引流出来。虽然做的时候有点儿疼,右臂也不能大幅度摆动,但想想,不用做手术,已经很幸运了……
这天,袁老师、乐乐和我高中的校友都来医院看望了我,帮我带来了一些东西,也帮我凑了点儿钱,先交了上去。
“水玲,给你爸打电话,让他过来。毕竟这里离学校远,同学们还要上课,不能整天都在这儿照顾你。”袁老师说道。
“嗯,好吧,我给我爸打。”
原本不想让家里知道的,去年弟弟结婚,父亲就操了好多心,我自己在外面读书,还要花家里的钱,已经觉得很对不起父亲了。但听老师这么说,我终于还是拨通了家里的电话。
“爸,我今天去医院检查了,得了点儿小病,需要住两天医院,你明天就过来吧,回头我查好车次以及来医院的公交路线就发给你。”
电话里的父亲表现得出奇的镇定,或许仅仅为了让女儿听到父亲不是很担心。
刚撂下电话,弟弟又打了过来,“姐,怎么了,是不是不舍得吃饭,才会生病的啊”不是很听话的弟弟突然变得十分体贴。
挂断电话,我跑到厕所,大哭了一场,也许这就是亲情的魅力……

第三天,护士来催说欠费了,正巧,这时,王蕊、老郭和父亲来了,及时交上了欠款。父亲沧桑的脸上虽然露着笑容,可我知道,他一定很担心。
之前原本是不打算告诉王蕊他们的,因为听医生说最少住院要花8000元后,我不得不四处凑钱,也跟老杨提到了之前借给他500元买手机的事儿。毕竟纸包不住火,老杨还是知道了。不到半小时,老郭、小陈、王蕊都打来电话,问我是怎么回事。不想让大家担心,结果却让大家很吃惊,内心有分分感动,也有种种愧疚……
晚上10:00,王蕊打来电话说,经他们商议,他们把我的事情告诉李叔了。
“我没什么大事儿,胸腔积液抽完就好了,怎么还告诉李叔呢,他一定很忙的。”我嘴里一直推辞着。
“别说了,李叔电话里挺着急的,你赶紧打个电话过去,跟叔说一下情况。”
“叔,我是水玲,我其实没什么大事,就是胸膜炎,胸腔有积液了,需要通过胸穿刺把它抽掉,您放心吧,不是什么大事,医生说挺常见的……”
“你什么也别说了,好好在医院治病,配合医生的治疗,明天把你的卡号给我。就这么着吧,早点儿休息。”
那边传来了嘟嘟的声音,李叔总是这么干练、果断……

病房里不时传来邻床老奶奶的鼾声,我躺在床上,许久许久睡不着……
虽然18岁那年失去了母亲,但还有很多亲人、老师、同学在我身边鼓励我,支持我;
虽然自己家里面不是很富有,但父亲勤劳踏实;
虽然自己进入大学前要支付高额的学费,但还有河南省希望工程,还有虹剑学友会,还有敬爱的李叔;
如今,虽然连自己也不敢相信,连针都没扎过的自己竟然会躺在医院,但是还有天津片的兄弟姐妹,还有李叔……
想想,自己何德何能,能够得到上苍如此的眷恋。身边总有亲朋好友在默默地鼓励支持。
当我为大学的学费发愁时,带我走进虹剑学友会的是李叔;
每一个新的学年开始时,当我为每年的学费开始的时候,帮我渡过难关的还是李叔;
如今,我生病在床,帮我解决医疗费难题的依然是李叔……
26天后,经过每周一次的检查,我终于可以回到学校上课了,一切感觉都是那么地亲切。
虽然每天都要按时吃一大把药,来控制病情,以免复发,但想想自己已经很幸运了。自己之前担心过,课程会耽搁掉许多,社团里的事情会错过许多,自己的整个学期计划会中途截止……因为这些,在医院的那段日子,曾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觉……
但想想,生病的确是一项损失,一项不小的损失,但又未尝是一种损失,至少我看清了很多情理层次的东西:亲情、友情、师生情……这些,我会珍藏在自己内心那个叫做“幸福篮子”的角落,一生铭记,记着好人,记着李叔,记着这个白手起家、不图名、不图利的河南人……